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Story Untold 27【震荡波议员X声波】

当初声波把震荡波拖回家时有多愤怒,现在充电器就有多苦逼。

他身板儿也不大,至少绝对比不上自家老大。现在他正在背后拼命推震荡波,而震荡波发出的某种代表了我快被挤死了的噪音,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就算把你挤成一堆废铁我们也得过这个门好吗!

“老大,我以前从来没关注过你的食量……”

“不准提胖!那都是逻辑线路!逻辑线路!”

“把逻辑线路都装在胸里……真是非常具有逻辑的行为呢。”

“不然呢,你想象一下我要把自己的胸甲顶在脑袋上走路,是你你愿意吗!”

“……”充电器还真的闭嘴想了想,“……老大你用语言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

“闭嘴快把我推出去!我的主风扇都要卡坏了!”

充电器往后退了两步,像是下了要把震荡波撞成废铁的决心一样向前冲刺,震荡波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两台机一起倒在隔壁矿道里。在他们身后,那个洞口被松动的墙体滑落的材料哗啦啦地掩埋。

震荡波抬了抬头:“我猜我们是没有回头路了。”

趴在他背上的充电器回答:“是的。”

“刚才那一下撞得漂亮,不过我得从你下个周期的工资里扣点修理费走了,漆都花了。”

“啥?!”

“埋汰老大就会有这种事发生,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

“可是刹车他们经常吐槽你!”

“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说我胖!”

“…………”充电器语塞了一下,突然问道,“老大,那个是什么?”

“充电器,我以为转移话题这一套已经——”

“不是,我是说真的,那些……玩意儿是什么?”

震荡波迷惑地偏过头。在这条矿道里,一片黑暗中,他的夜视镜头捕捉到的是一圈卡在墙壁上静静地反着光的白色——石头?

充电器没法看得更远,但是他可以。这一整个矿道都被密密麻麻地粘满了白色石头,让震荡波突然一阵发冷。他联想到学习有机生物体时,某种生物产卵的样子。那张照片当时就让很多同学犯了恶心,包括他在内。

“好吧……这简直变得越来越诡异了。”他依然躺在地上,因为大胸而没法从地上站起来,只能上下颠倒地看着这光景,“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如果声波可以自由想象的话,这苏醒的一刻怎么也得跟某些电影里演的——拿一盆冰凉的水或者油把他浇醒了——一样充满戏剧性。不过现实总归没有那么夸张,他还是正常醒过来的。

他跟第一次在技术学院里醒来时一样,安稳地睡在一张平整的充电床上。无论是谁用这么粗暴的手段把他绑架过来,都无意让他过得难受。声波活动了一下四肢,除了还有点酸软无力之外,没有任何疼痛感。

突然之间,晕倒之前最后的记忆像是一块石头一样砸中了他。矿井坍塌了——而震荡波还在下面。

声波立即从充电床上跳了下来。这时,他的床边突然有一根机械臂升了起来,像是有自我意识一样,按住了声波的肩膀。

“别那么快。”床对他说。

如果他是个会尖叫的类型,他肯定就尖叫了。不过声波只是迅速挣脱那根机械臂,向后跳了两下。然后他意识到,如果这个世上存在能变成数据板的迷你金刚,那么有可以变成床的金刚,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抱歉,我可能有点吓人。”床非常友好地说,“不过我是非常无害的,我向你保证。”

“你是……一张床?”声波犹疑地问。

“是的,是的,多么明显啊。”床有些讽刺地回答,“抱歉我不能以我的变形形态面对你,目前我也对此毫无办法。”

“……?”

这个表述非常奇怪,但是声波没有问出他的问题。舱门在他背后打开了,重叠的脚步声走进这间小小的舱室,声波转过头,对他之所见毫不惊讶。

“……蝙蝠精议员。”他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蝙蝠精笑了起来:“你居然认识我,这样事情就简单了。”他的双手像是比划商品一样作势从声波的头比到脚,“真是一份完美的……大礼。”

好像把他当作商品一样的态度瞬间激怒了声波,然而从表面上看,遮住了大部分面容的共情者依然波澜不惊。他看着蝙蝠精,用最平稳的声音控诉:“杀人凶手。(Murderer)”

蝙蝠精无所谓地做了个鬼脸,对他的话语不置可否:“你擅长掩盖自己的情绪,遮住自己的脸,物化自己……我非常喜欢这点。”他假笑起来,“我们会相处得很好的。”

强烈的反感和怒意让声波差点没冲向蝙蝠精。这一瞬间,蝙蝠精背后的保镖立即做出了防卫的动作。议员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紧张——以一对多,声波又不是军品,他没有什么胜算。

“我可以看出你对我有很多误解。”蝙蝠精说,脸上仍然挂着政客式的假笑,“这不奇怪,你毕竟是那位……臭名昭著的震荡波的门徒。”

声波阴郁地看着他。

蝙蝠精仿佛被逗乐了:“我知道,他可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都展现给你了……不过,他并没有他自己说的和以为的那么好。”

想到现在生死未卜的震荡波,声波的胸口一阵抓紧。他张开嘴想要说话,却被蝙蝠精的长篇大论率先打断。

“每个政客都有自己的肮脏秘密,我不否认,我也有。我喜欢毫无自我意识的完美财产,家具一样忠诚的仆人,我喜欢被他们围绕,对他们呼来喝去,不过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从不亏待他们,即使他们不再为我工作,我也会尽我所能地帮忙。”绕着那张充电床踱步,他诡谲地一笑,“但是震荡波……哦,我们的好震荡波,英俊,善良,多智,富有,拥有强大社会责任感的圣人震荡波议员,总是以救世主自居,把拯救每一个赛博坦人当作自己的毕生梦想。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他那个被各种哲学谬论搞糊涂了的科学疯子大脑模块里有多么可怕的想法?”

“……”

“从大学时代起,他就向自己的导师提出了各种主意。他和他的导师哲拉萨斯都是不折不扣的科学疯子。你知道他的赛博坦性别演化研究,让数位被强制变为‘女性’的赛博坦人一生陷入精神错乱之中吗?”

“……”

“他的多变赛博坦人改造理论,让多少赛博坦人被当作实验品,又有多少失败品被功能委员会处死,他也从没有告诉过你吧?”

“……”

“空间与能量的转化——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据说是震荡波的毕业论文——仅仅只是一个理论,就让能源公司们为之疯狂!为了实地实验,多少赛博坦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声波终于忍不住打断他:“你说的这些,有哪一样是为他所支持的吗?”

“没有。所有计划都因为他拒绝合作而不得不搁置了。”蝙蝠精咕哝道,似乎对声波不买账并不意外,“不过,他的双手毫无疑问布满鲜血。”

“扣下扳机的并不是他。”

“明知道武器的目的就是杀人,还要将它创造出来、公之于众,可不能就这么清清白白地走开。”蝙蝠精不紧不慢地说,“假如他真的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地声称自己没有任何问题,看看他现在在干什么?救助穷人、反对增税、反对节能、呼吁提高福利……他到处绊脚、惹人讨厌,不过只是因为内疚而赎罪罢了。”

声波冷漠地盯住他:“从一个把活TF埋在矿井里的TF嘴里说出来,真是可信。”

蝙蝠精抬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予以否认:“不要把你假设的罪名安在我的头上。我不知道你来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不过,无论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做过。”

回答他的是共情者不信任的沉默,和依然警惕的目光。

狡诈的议员老神在在:“而且,我刚刚说的那些计划,虽然没有进一步合作,却也没有一个被真正废止了……原案都还好好地保存在他那间秘密的小实验室里呢。”

“……”

“伟大的震荡波本质上还是个科学家,还是很疯狂的那种。他造福种族与母星的愿望孕育出的东西可怕得超出你的想象。假如有其中一样计划可以真正为我们所用,会造成大面积破坏,毋庸置疑,但是也会让我们的种族受益万年。”蝙蝠精冷笑一声,“可惜了,那颗世所罕见的大脑,偏偏绑定了一颗拥有无聊感情的火种。”

“……”

“他本来可以成为一代传奇,一代神话!看看他这美丽的同情心带他走到了哪里——不知下落,不知死活,无能为力,连自己的朋友和门徒都保护不了。”他弯下腰,轻松地笑起来,“至于你……我该称呼你为他的,比朋友还要再多一点的……某种物品吗?”

这一瞬间,声波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想要将眼前这张脸打碎的冲动。

“你该学着把自己的情感隐藏得更深一些。”他评论道。

“……”

“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声波。你是个自由人,随时可以离开。不过,很快你会发现我说的东西都是真的……”蝙蝠精直起腰来,恢复了那张虚伪而自信的笑脸,“……然后,你就会自愿到我这里来。”

TBC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