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毛•球【全员动物化】【CP见标签】

po主放弃治疗的产物
no背景
====
阿尔茜被一阵规律的挠门声吸引了注意力。她取下自己的耳机,疑惑不已地打开房门。
坐在她门外的果然是那只姿态优雅的白猫。他稍显超重、一身白毛、个头略大,有一双漂亮却冷淡的蓝眼睛,毛蓬蓬的大尾巴在背后晃来晃去。看到自己终于引起了阿尔茜的注意,警车郑重其事地发出了“喵”的一声。
“怎么了,警车?”
猫当然是不可能回答她的。白猫转身走了几步,回头再冲着她喵喵一叫。
这是要我跟着他走吗?
阿尔茜一头雾水地跟上,穿过走廊。黑暗的客厅里,她的虎皮猫飞过山在蒲团上团成一团睡得呼噜噜直响,窗外雨声淅沥,秋季天气凉飕飕。警车翘着尾巴一路走到大门口,阿尔茜惊讶地看到门居然又打开了。
“警车!”阿尔茜又惊又怒。
这只聪明非凡的大猫又把大门打开了!这曾经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活动,他因此被阿尔茜教训了很多次,毕竟一个独居单身女孩把大门这样大方地开着绝不明智。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再犯过了,今天他不知怎么回事,又把门打开了。
警车仰起头再次喵了一声,这次他听起来有些着急,大概是害怕真的被打,一溜烟就窜到了门外。阿尔茜连忙追了过去,却只能看到警车尾巴的毛尖儿在楼梯拐角一闪而过。
她追着一路来到楼下,警车正着急地挠着门口的玻璃门,发出有些可怜兮兮的喵喵声。纵使他再神通广大,也只是一只猫,并没有打开电子锁的技能。阿尔茜将他一把抱起来,对警车今天的反常表现完全摸不着头脑。
然而,当她被门外的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后,她感到自己的一头雾水被驱散了。
门外有一只浑身漆黑的小黑猫,正在雨中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从阿尔茜家的阳台正好可以看到公寓楼的入口,警车一定是发现了这只黑猫,因为想救他才会这样急躁。
看到主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图,警车使劲挣扎起来。他挣扎得如此带劲,甚至用上了自己的后肢和爪子,阿尔茜很快就抓不住这只大猫,只得让他从自己的怀里下来。
别看这只白猫好看,他一点都不喜欢被抱。
警车十分优雅地着地,冲着阿尔茜再次喵了一声,开始不紧不慢地转身回家。看他这“事情解决了,接下来交给你”的样子,阿尔茜想,回去还是打他一顿好了。

阿尔茜用自己的外套将湿淋淋脏兮兮小黑猫抱起来带回家。小家伙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是只公猫,不知道在雨中流浪了多久。也许是因为营养不良,他的毛稀疏而黯淡,后爪上还有无法分辨被什么所伤的割伤。所幸伤口看起来还很新,只要经过处理就无需担心感染。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温暖的环境、充足的休息和食物。
小黑猫抬起头来可怜兮兮地看着阿尔茜。他的眼睛是和警车有些相似的天蓝色,但是并不如警车那样冷艳高贵。她抱着他小心翼翼地走回家,在背后关上门,大白猫已经等在了她身前,尾巴左右晃悠着,喵了一声。
打开的灯让客厅里的飞过山也醒了过来,抖了抖脑袋开始伸展肢体。
“我知道,我知道,别着急好吗?”阿尔茜有些没好气地对警车说,将外套摊开在矮几上,拿过一条毛巾来给黑猫擦起身上的雨水。
警车小心翼翼地走近,黑猫正趴在自己的前爪上,睁大了无辜的眼看着警车。警车试探地探头,黑猫小心地往后缩了缩,但并没有害怕的意思。于是警车胆子更大了一些,伸出前爪似乎想挠挠看这个不明物体——他还没见过黑成这样的猫呢。
阿尔茜连忙捉住他的爪子:“现在别闹,警车。”
大白猫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样,用力把自己的爪子从她手里抽了出来,原地坐下来,尾巴在猫屁股上圈了一圈,只是看着。
黑猫小心地探头,用鼻尖拱了拱警车胸前蓬松的毛,打了个喷嚏。警车甩了甩尾巴,高冷地不为所动。
忙碌的女主人现在可没空理他。她给黑猫包扎完毕,从自己房间里翻出了曾经给警车和飞过山的猫窝——他们都不肯睡这个猫窝,警车是嫌弃它没顶,飞过山更喜欢睡在蒲团上和主人的床上——拍掉灰尘,将矮几挪到一边,小心地把黑猫放在猫窝里放在暖气片旁。
她也没有忘记把警车的猫粮放了一点给他。警车跳到矮几上,看起来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大异议。虽说暖气片边按理来说是可以让他暖和起来的,但尚未入冬,暖气的功力尚小,被水分带走了身体热量的黑猫依然在发抖。
警车想了想,跳上猫窝,用自己比黑猫大一圈的躯体在黑猫身边绕成一个圈,将冰凉凉的黑猫圈在怀里。
公猫也有母爱这回事吗?
阿尔茜笑了笑,回了自己的房间。其实警车也没有他看起来的那么冰冷啊。
TBC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