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Story Untold 17

好饿啊OTL
====
震荡波无奈地回头,果不其然,声波就在他身后三步的位置,一分不差。
从会议结束到现在,共情者只是像平常那样跟在他身后。虽说这是私人助理的本职工作,但是他可是震荡波,他怎么会看不出声波早就神游天外了?
“声波?”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震荡波停下脚步回头,但是声波并没跟着他停下,而是一头直接撞在了震荡波的胸甲上。
声波退后两步,抬起手迷茫地摸了摸被撞到的前额。他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凹痕,伴随着轻微的刺痛。
现在,明知道声波有心事,看到他这幅难得的迷糊样子,震荡波还是想笑,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跟着情绪走,站在原地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笑个渣啊!
声波一脚踢在了他的膝盖上。
议员痛叫了一声,后退一步稳住平衡,努力平复自己的笑声:“噢!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不动手你笑得有个完吗?”声波回答。震荡波睁大了光学镜头看着他,就连声波自己也惊了一下——他居然说出来了?平常只是隐藏在芯里的吐槽,他这次居然说出来了。
“真的,声波,你还好么?”震荡波问。
他看着震荡波,紫色巨人和冰冷的独眼灯泡的形象在脑中一闪而过。声波连忙低下头,不发一言,只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别这样,声波。我知道你肯定有什么事没说出来。”震荡波这么说着,走近了两步,拍拍声波的肩膀,“嘿,看着我。”声波抬起脸来,然而,这个小小的动作让震荡波的注意力再次被一秒转移,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摸声波前额上稍稍凹下去那一块。
声波有些不适应地往后仰了仰。他在此前的机生中从未被如此亲近过,事实上他觉得震荡波现在靠他靠得有点太近了。为了方便看清楚这个撞伤,震荡波正捧着他的脑袋,他的手温暖而坚定。在这个距离上,他可以过于清楚地看见震荡波的脸。
莫名其妙地,声波的面甲有些发热。明明只有几秒钟,他还是觉得难为情到了极点。声波推了推震荡波,震荡波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松开了手退开两步:“哦,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看看刚才我有没有弄伤你。”
“没事。”声波回答。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他自己都没注意,他刚才背后有一排散热装置已经开始工作了。
“说真的,你真的没事吗?你看起来……魂不守舍的。”震荡波担忧地问,“任何问题你都可以告诉我,你这样憋着不说让我很难受。”
声波轻轻地咬了咬下唇内侧,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和蝙蝠精的冲突刚刚发生不久,他们马上又要去偷偷摸摸地搞违法活动,现在告诉他只会让他彻底分芯。
可是你也不能总瞒着他,声波。
有个细细的声音在他芯底慢条斯理地说。声波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无法不赞同。
“也许过段时间再说。”他低声说。
震荡波头一次对坚持保持沉默的声波一筹莫展。
他可以非常准确地猜到声波的情绪,但他毕竟不是真的会读芯。声波表达了如此明确的拒绝之意,而他拿不准原因——如果是私事怎么办?他知道自己应该尊重机与机之间的距离和私人空间,即使保持距离让他觉得不好受。于是震荡波只是讪讪地收回了手:“呃,那好吧。当你觉得你可以告诉我的时候……我随时欢迎。”
他转身,却被拉住了手,或者,更准确地说,被抓住了手腕。震荡波有些疑惑地回头,声波的光学镜头正透过红色的护目镜平静地看着他。
“我要跟你一起去。”他坚定地说。
“什么?”震荡波惊讶地反问了一句,“去矿井吗?不行!声波——”
声波十分干脆地用音响发出了麦克风超载的噪音,打断了震荡波接下来的话:“我跟你一起去。”
“可是你不适合——”
又是一阵噪音。“我跟你一起去。”
“这很危险——”
声波发出了一阵尖锐的、长长的噪音,长到震荡波不得不捂紧了音频接收器来阻隔噪音攻击。声波的声音依旧坚定,坚定得不容置疑:“一起。”(Together)
震荡波缓缓地放下手,几乎从没有过个人诉求的声波,原来也可以这么强硬。
“为什么你要跟我一起去?”他摸不着头脑地问。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Wherever you go, I go)
就像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震荡波突然觉得自己的火种停了一下跳。他平复了一下,知道声波的这个要求,自己已然无法拒绝:“好吧……好吧。但是你一定要跟紧我们。我不希望你发生任何事。”
声波点了点头,在芯里盘算了一下,音波攻击真是个好用的技能。
目送着他们俩离开之后,一直躲在后面的干扰十分不甘心地对头顶上的充电器说:“为什么他们没亲在一起?!”

“什么!声波要跟着你们一起去矿道!”干扰大声质问,“那我不就只有一个人留守在学院里了!”
震荡波非常为难地四下看了看,除了声波之外大家都在假装四处看风景。明显谁也不想放弃矿井探险这么刺激的事。
“我们可不是去玩的。”震荡波只得说,“就算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你也得像我们之前说好的那样把学院给守好了。”
“如果有人闯进来呢?!我一个TF怎么搞定!”
“奥利安和小滚珠都还在警察局呢,有任何情况,你喊一嗓子就是了。”
“老大,你这是偏心。为什么不能我去,声波留下来?我的变形形态比声波更方便!”
震荡波和干扰一起偏头去看声波,对方回以冰冻射线般的静默注视。这种功能主义发言是声波的死穴。干扰在这目光下缩了一下,讷讷地说:“对不起,声波。当我没说吧。”
“所以你看,必须有个TF留下来看家。只能是你了。”
“为什么只能是我,不能是别人?”
“因为你跟我说好了的。”
干扰丝毫没有被说动,但是气呼呼的,明显词穷了。毕竟是之前答应好了的事情,不好反悔:“我要在这里摆满高纯喝得烂醉。”
“干扰——”
“不。这次你别想拦着我。”
震荡波耸肩表示妥协:“那……那记得把你的FIM芯片打开。”

TBC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