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Story Untold 15 【震荡波议员X声波】

本章重点:躺枪的刹车【理论家对不起…………

最近突然陷入了自我厌恶之中_(:3」∠)_很长时间没更新Sorry~

====

此时此刻,刹车正和干扰、开路先锋、充电器坐在同一张桌子边,气氛严肃得可怕。他们已经用反坦克路障把房子围了一圈,誓不让坦克破坏公物穿墙而出的惨剧再发生一次。桌子上,光幕里的小滚珠叼着根吸管,有些不耐烦:“所以说,警察局的墙该怎么办?”

话音刚落,干扰开路充电器不约而同地盯住了刹车,刹车抗议:“又不是我撞坏的!看我做什么!”

“是你没拉住老大啊。”

“附议。”

“附议。”

“……”刹车脱力地扶住额头。

“我不管,反正修墙的费用要记在你们名下。”

“不是我想赖账……”刹车哭笑不得,“可是墙是老大撞坏的,你该找他去要钱啊!”

小滚珠面不改色地拒绝了:“不要。我不信任政客。”

“真遗憾。”一个轻松愉快的声音接道,“我还是很喜欢执法者的,尤其是愿意做正确的事的执法者。”

震荡波和声波从里间里走了出来。大个子军品仍然是一身车祸后被刮坏的涂漆,但神色自然步伐轻松,一点也不像窝了火的样子。

他看了一圈桌边的四个TF:“怎么?你们怎么都一脸看鬼的表情看着我?”

“普神啊。”

“老大是被敲坏了脑子吗?”

“其实CPU已经不是老大了对吗?”

“多谢,我也很高兴看到你们。”震荡波翻了个白眼说。

这已经不是拉紧缰绳的程度了。这辈子就没见过谁能让老大冷静得比冰柜降温还快的。那些被老大在议会里揍翻过的议员大概会连光镜都吓裂吧。一句话没说的刹车看着自己的手指严肃地想。

“所以说你愿意为警察局的损失赔偿咯?”小滚珠无视了所有TF,问道。

“是的。你有我的保证。”震荡波回答。

小滚珠模模糊糊地哼唧了一声,便关掉了视窗,留下一个通讯仍未挂断的红点一闪一闪。看来要和震荡波打交道,他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震荡波耸了耸肩,看起来并不觉得受了冒犯:“我本来还想问问他奥利安最近怎么样呢。”

刹车清了清喉咙:“老大,你不是有话想跟我们说吗?”

震荡波一脸正直地回答:“当然,这件事是现在的当务之急。不过首先,Let me take a selfie让我先去换一身漆。”

知道这不是吐槽的好时候,现场的TF都陷入了沉默。

“什么,我还以为你们会有人反对呢。”震荡波眉飞色舞地说,“那我真的去换了啊。”

声波的音响忍无可忍地播放出一段刺耳的噪音。

 

“好吧,让我们来把目前为止所有的情报整合一下。也方便完全搞不清来龙去脉的TF理解现在的情况。”把自己换成了金红白色的震荡波看了一眼茫然的干扰开路充电器,认真地说。

刹车和声波点了点头。声波调出火墙——过去的火墙的个人资料,显示在光幕上。鉴于他是出了名的沉默是金,刹车代为解说:“庆典那天,火墙通过庆祝派对混进技术学院,并且找到了老大,称朋友被埋在了前一段时间坍塌的37区矿井5号矿道之下,并请求帮忙。”

“我答应了他,并且要求他当晚留宿。”震荡波做了个鬼脸,“但是,他非常坚定地拒绝了我。”

干扰十分大气地拍了拍震荡波的背,看起来对自己的顶头上司深感同病相怜:“别丧气,老大,个人魅力总有行不通的时候。”

刹车咳了一声,看了一眼声波,干扰讪讪地收回手,乖乖坐好。

震荡波和声波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之后的事情你们可能零零星星都听说过一些了……”片刻,震荡波有些迟疑地继续说道,“火墙失踪,我们想办法追踪到他的信号在蝙蝠精的家里……”

“然后老大就又失控了。”

“……多谢,刹车。我十万火急跑出去准备分秒必争……”

“然后差点把奥利安撞死。”

“……你就不能少拆我台吗,刹车?我和奥利安最后都好得很呢……”

“那是因为我把声波叫来了,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是最知道怎么约束老大的行为。”

“对,你把声波——等等你什么?!”

震荡波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刹车愕然地看着他:“老大?”

“你刚才说什么?”

“声波能约束你的行为?”

“前面一句!”

“他……不怎么说话?”

“不对,再往前一句!”

“我把声波叫来了?”突然,好像什么东西击中了他,“噢。”

“我们要去找蝙蝠精算账,你居然把声波叫去了?”震荡波张大了嘴,“你难道忘了是蝙蝠精差点把声波拐走吗?”

刹车一脸茫然:“老大,我当时可不知道那是蝙蝠精。不过抱歉,是我考虑欠妥了。”

震荡波轻轻地拍了拍桌子,看起来又气恼,又无话可说。刹车固然学习能力出众,但也没有像震荡波那样对城市地图过目不忘。不是所有人都跟得上天才大脑的运转速度,况且,当时他的脾气来得迅速又凶猛,着实需要找个合适的人选阻止他。刹车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不应受到指责。

声波一脸空白地看着他们俩,他们对话中出现过的大半事件,他不是没有参与就是毫无印象。此时,他只能敲敲震荡波的肩甲,歪歪头示意他已经离题万里了。充电器开路先锋干扰看起来更茫然了。干扰举起右手:“老大,我还是不知道下一步你准备干什么。”

震荡波咳嗽了一声:“你有什么建议吗,干扰?”

“我有啊。”年轻的TF光学镜头亮晶晶。看起来,刚才那些长篇累牍的讨论,他是真的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先向声波告白怎么样?”

这场会议讨论的主题到底还是离题万里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干扰的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里已经四仰八叉了。

刹车幸灾乐祸地吹了声口哨,充电器浮上了房顶,开路先锋周身的力场形状颜色变幻不定,昭示着主人的震惊,而两位当事人,震荡波和声波直接傻在了原地。

“你说什么?我不是,我们不是,我是说……”震荡波张口结舌,难得一见的变成了个结巴。声波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我说错了吗?交往的第一步难道不应该是表白心迹?噢,还是说你们已经表白过了?”干扰继续问道。刹车转过身去,肩膀微微上下抖动着。

“不,不不不不不。”震荡波拼命地摇头,“这不是重点。干扰,你为什么会问出这么荒唐的问题来?”他有些无助地对着声波小声抱怨,“你就不说点什么吗,声波!”

刹车戳了戳声波的肩,卡带录音机依然毫不动摇。刹车无辜地向老板报告:“我觉得他死机了,老大。”

干扰不依不饶:“为什么这个问题很荒唐?老大,你以前结交情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浮在天花板下的充电器纠正:“不一样。老大对待情人都是直奔主题,回家就滚充电床,上线就好聚好散的。”

开路先锋有些惊恐地看着他:“你要把声波也……”他比了个模糊不清的手势,“……这样那样吗?”

震荡波一脸想要立即撞死在现场的愤恨:“你们都在想什么啊,我没有准备把声波……”他学着开路先锋比了个手势,“……这样那样!为什么你们把我说的那么不堪?我以前可能是有过几个情人……”

“老大——你告诉声波了吗——”浮在天花板上的那个冲着底下大声喊道。

“充电器,请不要打断我,有什么话下来好好说,不要用喊的。”震荡波无奈地打断自己,“告诉声波什么?”

“你有过的那几个情人的事?”刹车好心地接道。

“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声波这些事?”震荡波看起来有些糊涂了,“这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了!”

干扰一脸过来人的诚恳:“老大,如果你准备开始一段认真的关系,就该对对方完全坦诚自己的过去。隐瞒只会带来更大的问题。”随即他摊手做了个鬼脸,“而且那可是声波啊,就在你瞒着他的这个当口,他大概早就把你以前那几个对象的家底都翻个遍了。”

“别忘了还有奥利安,”从天花板上下来的充电器唯恐天下不乱,“还有护大卫。”

震荡波觉得自己的线路开始过热了:“跟他们两个又有什么关系!”

“在声波来之前,我们都在打赌你和奥利安什么时候睡到一起。”干扰的光学镜头继续闪着光,“现在刹车欠我50塞币了。”

刹车在他背后愤怒地按响了自己的喇叭。

“你们这群炉渣,我和奥利安是朋友!是盟友!!”震荡波终于忍不住高声怒吼道,“你们居然背着我对我的私事开赌局!”

开路先锋连忙摆手:“老大别生气!”

震荡波依然看起来很不高兴:“这是谁开的局!”

干扰、充电器、开路先锋齐刷刷地把手指向刹车。刹车连忙拍开他们的手:“你们几个炉渣为什么卖我卖得这么快?!”

“刹车!”

刹车吓得车灯一闪。

震荡波啪地一声把一枚50塞币的硬币拍在他面前,浅蓝色的光学镜头阴沉而严肃:“我也要加入。”

不愧是这群不靠谱TF的老大,抓重点能力简直一绝。

TBC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