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Interviewing A Combat Couple 4

Q:平常会一起做什么?
=======存货已空
背离给他们上了第三轮特调,问:“你们一般平常都干嘛?”
“平常是什么意思?”
“定义一下‘平常’。”
“呃,就是……大多数时候?”
漂移和感知器同时低头认真地想了想,感知器先开口:“他是练剑,下棋,冥想,祷告,和补天士一起喝高纯,满船乱晃。”
“他就是呆在研究室里做鬼知道是什么的研究,哪怕老通来变形了都拉不走他。”
“就这样?”
“还要怎么样啊。”
“你们俩都不花点时间呆在一起吗?”
“这不是很明显吗,除此之外的时候都呆在一起啊。”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干啥?”
两个TF用一种“你真的要问吗”的眼神盯着他看。背离大声抱怨起来:“天哪,别再来这一套了!你们俩从认识开始就这么老夫老妻模式吗?”
“怎么可能。我们俩刚开始相处的那段时间,简直就是——”漂移突然卡住了,似乎是找不到合适的词。他看向感知器。
“干柴烈火,鸡飞狗跳。”感知器干巴巴地说。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漂移回头对背离笑得灿烂。
你特么的真的知道这两个词什么意思吗。

漂移和感知器作为搭档的磨合训练,真的只能用鸡飞狗跳来形容。至于干柴烈火的印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只能去问他们本TF了。
杯子叼着雪茄,走在飞船的廊道上。一台明显被改装出来,长得很是不怎么样的坦克朝他飞奔而来。杯子十分淡定地侧身让开。两秒后,一辆白色跑车撞破了坦克的尾气,轮子紧贴着墙面向前方的坦克冲去。
跑车机动力十足,速度远高过坦克。坦克在平坦地势上毫无优势,眼看就要被追上。不过感知器明显另有想法。他迅速地变形,脚尖在地上迅速地蹬了一下,整个机体与地面平行,保持着方才的速度,他掏出自己大腿一侧的手枪,瞄准白色跑车一枪打了出去。
虽说事实上装的是彩弹,但是这一枪若是命中,绝对要打凹他的装甲板。漂移只得紧急改变方向,轮胎在地面上急速打滑,车头左右摇摆,速度明显下降。
感知器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自己和跑车拉开的距离,十分淡定地变形回坦克,保持着之前的速度继续向前冲去。
漂移的引擎不甘心地大声轰鸣一声,他干脆变形,拿起自己的刀,腿部推进器功率全开向前冲刺。
结局就是,他们在距离杯子三百码左右的位置被迫停了下来。漂移的刀直直地插在感知器车头前方,当然是刀背对内的。插入地面的刀尖在地面上划出一条长长的刀痕,权当了刹车,而感知器的车头一头撞在他的刀背上,车头凹下去一块。漂移则是单膝跪在感知器的车顶,一脸得意洋洋。
“哈,又是我赢了!”
感知器被撞得七荤八素,过了好一会才闷闷地回了一句:“你弄坏了我的装甲板。”
“我相信你肯定有备用的。不要不开心嘛,刚才你那一招也很漂亮不是。”
杯子:“喂,你们这俩小子。等会负责给我把地板修好。”

“酷!”背离兴趣盎然地感慨,“连训练场都不需要,直接在船里训练!太酷了!”
“训练场位置也是有限的。载具形态跑不起来。”漂移解释道,“在走廊里飙车多爽啊。”
“等等,杯子允许你们这么玩吗?”
“没事,我对他说我们在做巷战的训练。”感知器冷静地说。背离看他这一脸正直的样子,总算领悟了什么叫做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就因为漂移想在走廊里飙车,感知器居然愿意拿这种理由去诓杯子,他也是服了。不过管他的呢。
“你们的日常生活也太酷炫了。为啥到了寻光号上就不这么做了呢?”
“会乱套的。”
“那不是会乱七八糟的。”
两个TF异口同声地说。
漂移敲了敲杯子:“想想看,补天士一定会忍不住加入进来……”
“……然后旋刃大概也会跟在后面……”
“……发条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所以合金盾也得来……”
“……当然还有背离你……”
“……挡板可能也会出于好奇加入进来……”
“……然后我们就会被救护车和通天晓关进医疗室和禁闭室。”
他们俩你说一句我接一句活像是唱双簧,背离不得不承认自己都看傻了。
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不过每次都是我在前面跑,你在后面追,为什么你就不肯换一次?”感知器抱怨道。
“我在前面跑,你在后面追?你确定你追得上我?只能吃我的尾气吧。”
“我会给自己装个好引擎的。保证比你的引擎强劲十倍。”
“别闹。你的机体根本不适合变形成高速跑车,不要勉强啊。”漂移看起来突然被自己脑内的画面逗乐了,“想想看你在前面跑到70迈,后面装甲板碰碰地掉了一路,哈哈哈哈——噗!”
感知器毫不客气地给了漂移英俊的脸一拳。打得不重,但足以让剑客面部装甲的软金属变形,他一声哈哈没有发出去,愣是在嘴里憋成了一声非常搞笑的气音。
“说好的不动手呢!”
“谁跟你说好了。”
“你这混蛋。”
“那你就是笨蛋。”
“别争了,你们这俩蠢货。”背离忍不住说。到底是谁告诉他感知器是最聪明的汽车人来着?等他回了赛博坦,一定要告诉所有人这是个惊天谎话。
====
这估计就是本月最后的更新了吧……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