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Story Untold 7

过渡章,OC出没_(:3」∠)_

==========================

这是日后号称无孔不入无所不知的霸天虎情报官第一次着手执行情报类工作,老实说,他不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作为第一个任务,他手头的这项工作展现出了不适合初学者的重重阻碍。震荡波虽然是个很好的老师,但是他事情太多,总是疲于奔命,能安心下来指导声波的时候并不多。

更何况,这个重重障碍,指的也不光是政府系统和银行的防火墙、多次转移的所有权、语焉不详的法律的灰色地带。

举个例子,当早上声波上线开门时,几乎把他淹没的潮水似的欢乐情绪。

你来想象一下一大堆“哈哈哈哈哈哈哈”刷屏的样子好嘛?这种挤爆音频接收器的欢乐就像二十来个震荡波同时脑洞大开一样,声波觉得下巴略有些错位。

技术学院里的特异点倾巢出动,大楼里一片灯红酒绿,四处洋溢着高纯稍有些刺激性的气味,天台上还有一些不会飞的TF在围观窗外飞行者的飞行竞赛,一边看一边发出口哨声和叫好声。

突然,有个声音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把站在门口看傻了的声波唤了回来。

“声波,嘿,声波!”一个相貌英俊、蓝绿相间的TF兴奋地喊着他的名字。

声波冷静地站在原地。这特么的又是谁?震荡波又换了涂装来诓我?

随着对方一路歪歪扭扭地跑近,他才想起来,震荡波今天一天都预定把自己关在研究室里(他抱怨了好几天“研究的日程都要跟不上了!”,声波才终于放他一天假让他宅),除非饿得前胸贴后背,震荡波不大可能从里面出来。声波瞥了一眼对方头上颇有特点的头雕,终于想起了这是谁。

干扰。一个轻轻一碰就可以让无意识机械体停止运转的特异点。

虽然他再三强调自己的能力只能作用于无意识机械体,每次看到他,还是会让声波稍稍有些不自在。不过这货完全没有这种自觉,他性格乐观,像个刚下流水线的幼生体一样精力旺盛,成天看起来兴高采烈的,根本没法把他和那么让TF脊背发寒的能力联系起来。

声波无奈的垂下肩膀,看着干扰蹦蹦跳跳地走到他面前。干扰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久不见,伙计!”

昨天才见过好吗。

声波微微侧头,注意到干扰在自己脸上刺了一个似乎是领导模块的刺青。他拒绝性地轻轻地推了一下干扰伸到他面前的一杯高纯——他还指望自己能关上门回去继续工作呢。干扰顺势把杯子送到自己嘴里又喝了一口:“难得过节,开心一点,笑一个!”

他伸手把自己的嘴角拉出一个夸张的大笑。

声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货是震荡波亲生的吧。放我回去工作好吗。

 “不行?哎好吧……”干扰放开自己的嘴角,无辜地摊手,“我先继续去找点别的乐子了。玩得开心啊,伙计。”

他很快就知道干扰所说的“别的乐子”是指什么了。他只听到一声尖长的口哨声,TF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然后他就被耸动的TF群挤得找不着北了。

接下来一整个上午,声波都在试图在欢脱的TF们之间找到一条路,碰到的每一个TF几乎都是交流不能的醉鬼,彻底磨灭了他那点关于“这到底是什么节”的好奇心。反正不管过的是什么节,这帮TF都只需要狂欢和喝得酩酊大醉就行了。然而,他绝望地发现,每当他终于恢复了一点方向感,就会被攒动的醉鬼们挤得方向感全无。这样下去挤出去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鉴于TF群里的TF们体型大多都比他只大不小。

他摸到吧台三次,摸到窗户五次,差点踩扁迷你金刚两次,一头撞进某种特殊机型的大胸里无数次,有次还莫名其妙撞到了空气墙。

“别管我。”空气墙里情绪低落的TF闷闷地说,声波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你还真走啊!他听到这个TF在芯里愤恨地说。

……不是你要我别管你的吗!怎么管也不高兴不管也不高兴!这么难伺候!

他还在TF群里瞥见了一眼刹车,是的,他也一样喝得兴高采烈,跟干扰一样在脸上刺了个领导模块的刺青,而且正和干扰搂在一起高唱“我就是没人要的赛博坦人”。

这年头,靠谱的TF还存在吗!声波绝望地抱住了自己的头雕。

然后,他觉得自己后脑勺被轻轻地戳了戳。

他回头,看到的是两个硕大的车灯。

车灯对他闪了闪,用在狂欢的TF群里几不可闻的低声小心翼翼地问:“请问……在哪里可以找到震荡波议员?”

声波和那两个车灯大光镜瞪小光镜了一小会,车灯微微往后缩,上面露出一张脸来。声波这才意识到对方个子太大,让自己盯着人家的胸甲看了好久。

“什么事?”他问。

“我有事想找议员帮忙……”他有些犹豫地说,“可以请你带我去见他吗?”

“可以。”声波一边回答,一边比了个手势,“得先出去。”

即使在TF群里也大个子得鹤立鸡群的陌生TF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一把抓起声波的腰,像扛个米袋子一样扛着声波往出口走去。

这种既视感,这种酸爽。

……你们这些军品跟卡带录音机有仇吗?!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