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Story Untold 3 (震荡波议员X声波)

作者不吃药【。

===============

声波目送着狂笑不已的刹车走出门。震荡波冲着刹车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是震荡波,职业是议员。”震荡波对他伸出手,声波犹豫着握住他的手。“声波。……共情者。”

震荡波点点头,兴致勃勃地问:“如果我问你能不能看出我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你会揍我吗?”

声波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这个TF在想什么啊,正确的问题应该是“谁不会揍你”才对。

尤其是你现在想的根本就是偷吃厨房里南瓜派味的能量块!简直各种意义上的让人没法不想揍你啊!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好猜的……作为一个议员有点追求好吗?

“我就当这是默许的‘会’了,幸好我没有直接问你。”震荡波一脸“我怎么如此机智”的自得表情,继续问道,“你的机体好一些了吗?还是说你还要再补充点能量?”

震荡波蓝色的光学镜头闪亮亮地盯着声波,声波嘴角微微抽搐。

他在亲爱的议员大人芯里看到的是下雨一样的能量块,有汤有沙拉有点心,简直比声波这辈子吃过的任何一顿饭都要丰盛。你到底是关芯我还是自己想吃?说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想到这个,再想起自己莫名其妙没有了的初拆。补充能量和震荡波联系在一起好像不是什么好事。声波抖了抖,慢慢地摇了摇头。

震荡波摊了摊手,看起来有点失望。不过失望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很快就重新找回了兴致勃勃的精神头。这个TF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他好像总是能发现一些新的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对了,声波,你还不知道该怎么保养次级能量接口吧?要不要我做给你看?”

正在喝一杯能量液的声波顿时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喷了出来。

是有多惦记接口啊!放过它好吗!不要以为一脸正直的样子我就不知道你“”在公然开黄腔!!

声波一只手抓着杯子一只手抓着椅子扶手,机体姿势在“站起来一走了之”和“往震荡波脸上扔椅子”之间挣扎——如此挣扎以至于整个TF都在抖——震荡波十分无辜地伸手,轻轻地敲了敲声波右侧下巴下方的装甲。

“你不知道你面罩边上有个次级能量接口吗?”

声波的动作顿时定格了。

“很多一开始就有面罩的赛博坦人机体上都会有几个多的次级能量接口的。”

“……”

“这是为了没有正常嘴部设施的赛博坦人也能正常摄入能量。不过看到你是有嘴的,我猜你也不怎么用它。”

“……”

“长期不使用和保存的话,这个接口会被氧化物堵塞。我当时想把能量传输管塞进去还很费了点劲。”

“……”

“声波,你还好吗?你怎么裂了?”

我一点都不好。你离我远点。

声波蹲在角落里,不知道该哀悼的是自己失而复得的贞操,该哀悼自己跳进锈海也洗不清的名誉,还是该好好问问身为共情者的自己到底为什么没发现这件事。

但是罪魁祸首依然毫无自觉,继续问道:“真的不需要我给你演示一下保养次级能量接口的方法吗?很简单的。”

声波瞪着他,对方的芯理活动满满的都是温暖的善意和跃跃欲试的求知欲。

这个TF真芯是个好人,但是声波是发自内芯地想把他一巴掌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只是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对方明显比自己大一圈的机体,深刻地感受到“磁带机揍坦克”和“蚍蜉撼大树”完全是一回事——如果你是一台录音机,你到底要怎么样揍飞一个交通单位呢?!

向来鄙视功能主义的声波生平第一次为自己的变形形态感到了一丝稍纵即逝的悲愤。天哪这简直就是普神的恶意。

 

刹车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共情者蹲在角落里,看起来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震荡波站在他身后像安慰一只炸毛的涡轮狐狸一样安抚性地摸着他的头雕。

刹车瞪大了光学镜头。这个新人简直就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机体化身。从他们发现他,到现在为止,他说的句子简直用旋刃的手都能数过来。刹车几次试图和他沟通,却都以尴尬的沉默作结——刹车知道声波听到了自己的话,但他只是选择不回答。这让刹车完全搞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或许是因为总是能感知到一切芯声,共情者们总是以沉默的方式来关闭他人探知自己思想的一切可能。声波不是刹车见过的第一个共情者,只是声波也没能例外。

不过这还不是最不可思议的——最不可思议的是,即使他一句话都不说,老大却好像真的能读得懂他的情绪乃至他的所思所想。

刹车若有所思地想,他大概知道该让这位新人去做什么工作好了。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