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Story Untold 2

脑洞开了合不上【。

====================

鸡毛掸子轻轻地使了点力气,把声波从地上拉了起来。但是这个动作同时也让声波不堪重负的腰部传感器疯狂报警。换而言之,他疼得眼冒金星。于是他站起来后又一次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去。这时他才发现他们周围还有很多TF,除了一片忙乱的之外,还有不少只是站在那里议论纷纷而已。

震荡波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声波,你没事吧?”

没什么大问题,大概也就是被坦克碾了一下腰的程度吧。你要不要也试一试,保证酸爽。

不过声波只是抬起一只手摆了摆:“还好。”

震荡波有些抱歉地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腰上:“不好意思,当时把你救回来的时候,你的能量水平太低,只能用非常规的方法给你补充了能量。是不是对你的机体造成不适了?”

声波差点被他吓的得一屁股再坐回地上——变形齿轮都被吓炸了好吗!你说补充能量的方法除了正常的吃不就只有拆了吗!!

这样一句话一出口,声波立即觉得他们现在的姿势也很是不妥了。他正在弯腰作肾疼状,而震荡波一脸担忧地把手搭在他的腰上。不知道是不是声波的错觉,他觉得身边的围观TF们眼神顿时都变得犀利了起来。

“老大的新墙头哦哦哦!!”“长得很不错嘛!!”“不愧是老大眼光真好!!”“这架势到底几个月了”(??)……

……这帮TF什么毛病!!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声波发誓如果现在手里抓着什么东西的话他一定要摔出去听个响才能缓解内心源源不断的吐槽欲望。但是他只是直起身来,把震荡波的手从自己腰上放了下去。

“声波——很好——”他勉强回答道。其实他一点也不好。虽然被救了的感觉很不错,但是换你被大坦克碾腰,还被告知自己被迷拆了,你大概也会整个TF都不好了的。

“真的吗?没事就好。”震荡波兴高采烈地说,突然看起来又有些失落,“只是你的次级能量输入口实在是太小了,能量差点输入不进去,而且它几乎没有被保养过,氧化得很厉害。就算我们平常可以不用那玩意,也向我保证以后一定定期使用和保养它好吗?”

声波冷着脸考虑——让对方闭嘴的最快手段到底是伸手捂住他的嘴,开口说点什么转移话题还是直接就地把他打死?

他从没见过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迷拆了别人还嫌输入口太小,还嫌弃他是个处机!(他又不是喜欢做处机!)问题是他居然还这么一脸正直地开黄腔?难道是上层人士比起他这样的下层人士要格外不要面部装甲一些吗??

当他听到围观的TF中传来一声旖旎的口哨声时,他觉得自己也许还是先在地上钻个洞把自己埋进去比较靠谱。

“天哪,震荡波。”一个声音突然传过来,声波和震荡波一起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个红蓝涂装、戴着面罩的地面单位TF——在声波看来也许是一辆卡车什么的——一只手扶着额头一只手叉在腰上,“你能不要在大街上讨论这种私密的事情吗?我还不想看到明天铁堡日报的头条是议员和他的新情人在大街上公开调情。”

“你确定录音机会把这种花边新闻放在我的房子……‘又着火了’之前?”震荡波摆出一个引用号的姿势,似乎被这个又字逗乐了,又开始笑了起来。

“你确定你把房子点着了是新闻??”红蓝集卡反问道,“现在你是准备向我介绍一下你的这位……新朋友,还是准备等我明天在日报头条上自己看?”

“好的。声波,这是粒子城的奥利安·派克斯,他是一位警长;奥利安,这是声波。”

“不是——情人——”声波绝望地加上一句。

奥利安十分同情地冲他点点头:“我理解,任何人都不会想跟这个吊儿郎当的议员公开扯上太多关系的。他一周内收到的投诉简直多到用桶都装不下。”

“嘿!”震荡波恼火地用拳头捶了捶奥利安的肩甲,奥利安则大笑起来。

换而言之,就是哪怕你说你们不是情人关系我也不信。

声波十分绝望地看了看面前一片欢乐的议员和警察,又看了看背后着火的房子,觉得自己跟这一群人完全画风不一致,也无法交流。

……不过退一万步说,你们,就没有人想先去帮着救个火吗?

 

这一片混乱事后,声波才终于得知了一些他应该知道的基本信息。这要感谢刹车,他大概是震荡波门下唯一一个能冷静下来给声波把事情解释清楚的TF了。

救了他的人是震荡波,他具体来自哪里似乎很少被提及,而他现在的职业是议员。而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这栋没有被烧掉的更大的房子——叫做技术学院,是由震荡波议员成立的,特异点(Outliers)的庇护所。

所谓特异点,就是像声波这样,拥有一些正常赛博坦人本不该有的特殊能力的TF。

 

“在把你捡回去之前,议员已经在贫民窟里找了很久的传闻中的‘共情者’了。”刹车对他说,“找到你的时候,你被几个黑市器官贩子拖走了,议员不得不使用了一点……非常手段才把你带回去。”

声波不发一言。且不论被救回来之后他遭遇了什么,光是震荡波救了他这一点,声波已经很感激了。毕竟,在得到任何生活质量的提高之前,你首先要活着。

“不过我必须要代替老大向你道歉……”刹车有些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喉咙,“议员平常是有一点脱线,但我没料到他居然会为了补充能量而……咳咳。”

……有你这么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吗?

声波的光学镜头在护目镜下有些哀怨地看着刹车。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声波瞪着这个新走进来的TF,同样的人高马大,简直就是另一个鸡毛掸子。这是之前的鸡毛掸子的同火种同机型兄弟还是怎么着?

“哦,刹车,真高兴看到你在这儿。”鸡毛掸子二号兴高采烈地说道。刹车回以微笑:“嘿,老大。我正在这给新来的说明情况呢。”

两个TF一起看向声波,而声波傻傻地回望着他们。

技术学院的老大们都喜欢把自己漆成个鸡毛掸子样吗?声波觉得自己被上层社会的新流行刷新了三观。

刹车有些责备地看着鸡毛掸子二号:“老大,你是不是把新人拆出什么毛病了?我在这跟他口干舌燥地说了半天,他一直都是这样一张脸看着我。”

“……?”鸡毛掸子二号弯腰下来,和声波脸对着脸,看得出来他正在仔细观察,但是声波个人认为他离得太近了。

“声波,你难道……”鸡毛掸子二号直起腰来,托着下巴若有所思,“……有脸盲症?”

“…………”

特么的绝对是震荡波本人。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