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深渊音

脑洞自留地,天生傻白甜,不太有节操;
心怀梦想,放飞自我;

Praying(漂移+飞翼)

算不上CP,算不上刀片,算不上真正的文。祷词借鉴自我的教徒朋友,愿她的神一直护佑她平安。


漂移+飞翼

他选择继承他的信仰,因而也必将他的路继承了,直至终点。

白色的剑客双手紧握着巨剑,单膝跪在充电床边。对于他而言,这是例行的充电前的祈祷。寻光号上的TF总觉得漂移是个神棍,然而这个神棍对于自己的信仰却是真正无比虔诚。

“伟大的原始天尊,神圣的机械之神,愿您与我的火种同在。”

一片安然的寂静中,他的大脑模块里开始浮现出往昔的种种回忆。他曾是一个被社会遗弃的消耗品,曾是一个杀生无数的凶手。他目睹着曾经的梦想腐败而毫无自觉,渐渐将世界焚尽。但是他得到了改过自新的机会,他绝不会忘记这一点,也绝不会忘记是谁带给了自己这样的机会。

“我常知您的光辉无处不在,因而不曾迷茫。无论身处何等困境危难、非议缠身,您的目光注视着我,赐予我欣喜与勇气。我的未来在你手中,我必将不辱使命,荣耀我主。当日我逝去的友人如何侍奉您,我也会以我的全芯侍奉我的主。”

他沉默了片刻。他想起了一个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TF——飞翼。他的内置时钟滴答响了一声,告诉他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说起来,今天是飞翼的忌日。”

漂移自语的声音仿佛带上了一丝叹息。数百万年的内战,早已让他看惯了生死。刀光剑影来去的地方,生命总是如草芥。然而并不是每个TF的死都可以被漠视,那个教会了他生命光明一面的TF拥有他见过的所有TF中最明亮的火种。如果有谁该活到最后,看着他们信仰中美丽的世界的降临,那一定是飞翼。

然而他却再也看不到了。

漂移感到手中的剑开始有些发热,似乎在提醒他不要分神,把祷告做完。

“……我深知,他的火种必已在原始天尊身边。”

“我曾有一个愿望,想要告诉他,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可惜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他。”

“飞翼,我必将尽绵薄之力,结束这一切混沌,让你看到,塞博坦也可以成为一个美如你家乡那般的地方。”

“你或许已经看不到了。……不过我会代替你看这一切。”

他低下头去,再次握住剑柄。头雕轻轻地靠在伤痕累累的剑身上。

“安息吧,我的朋友,我的导师,我的明灯。愿你的火种在原始天尊身边安眠。”

Farewell, Wing. May your spark rests besides God in peace, for you are the light illuminating my path and the guide leading my soul.

评论(4)

热度(38)